【魅魔的生存游戏】(真实之路RW线)(09)【作者:zhuanyongj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43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2、不吃

  虽然李凡也不明白为什么脑海中会出现类似galgame一样的选项,最终他还是没有想去尝试这不知有没有什么古怪的棒棒糖。见识了不少尔虞我诈的他当然明白,在这个所谓生存游戏之中,没有谁是一定可靠的。于是他装作很随意地将它揣进了裤子的口袋里,然后嘿嘿一笑,说道:「这可是女生第一次送我东西,我可要好好珍惜才行。」

  心中却打算找个地方丢掉,或者干脆送给别人。

  陈羽曦见状,心中失望至极,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,说道:「你就那么没女生缘么?我觉得你外形上也不差啊。」

  「可能是因为我平时比较宅吧。」李凡也没做过多的解释,搀着陈羽曦,走进了李凡本以为锁着的医院大门。

  一般校医院都应该是24小时营业的,以免学生半夜遇到急症需要急救。然而此时此刻,校医院却没有一盏灯是开着的,就连平时应急的灯光也都见不到,整栋楼显得诡异而阴森。李凡搀着陈羽曦的手能够明显感受到她的身体仍在颤抖。
  于是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:「安心吧,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。」

  陈羽曦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也没有说话。

  二人就在这样沉默的氛围中,穿过校医院大门和院楼之间的步道,踏上门口的台阶,李凡掏出手机打开其中自带的手电筒,然后拉开了医院的玻璃门。
  「吱呀~ 」

  玻璃门痛苦地叫了一声,然后重重地合上。

  在手电筒微弱的光线下,李凡勉强辨认出了医院的路线,于是问道:「你知道你的朋友可能在几楼么?」

  「我之前逃出来的时候,他们就在一楼走廊尽头的房间,那里是平时打吊瓶的地方。里面有一张床,本身是为了不方便的人躺下打吊瓶的。只是……」陈羽曦没有继续往下说,李凡也能够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,于是也没有详细追问,只是搀着她,慢慢走向了走廊尽头。

  校医院的一楼静得只听得到二人的呼吸和脚步声,这让陈羽曦连大气都不敢喘。原本医院就是各种灵异恐怖故事经常选择的舞台,在配合上这样漆黑静谧的环境,更是渗人。

  「李凡,你觉不觉得,这医院有点冷?」陈羽曦抖得更厉害了。

  李凡却没什么感觉:「是你的错觉吧,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叫『心静自然热』?」

  「是『心静自然凉』吧,你这人真是……」陈羽曦偷偷掐了李凡一下。
  但是力道很轻,李凡甚至没有做出反应。

  「到了,就是这里。」二人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前停下了。房间没有锁门,李凡用手电向里面照了照,并没有人。再看看里面凌乱的床,李凡得出了陈羽曦的朋友已经不在这里的结论。

  「看来不在这里,我们继续别的地方找找吧。」

  「夏霁,你在哪呢?」

             第九章医院的天台

  二人回到走廊,摸着墙壁一步一步走回了一楼的大厅。

  「一楼还有不少房间,但看上去都不像是有人的样子。我们要不要上楼看看?」李凡用手电对着医院的楼梯间,又照了照旁边的电梯,发现连上下键的灯也没有亮,「现在电梯看上去根本用不了,我们得走楼梯才行。」

  「那个,我们能不能先把灯打开?我觉得这医院瘆得慌。」陈羽曦扯着李凡的衣角,轻声说道。

  李凡听得出,她的声音还在微微的颤抖。

  「我刚刚在走廊试过了走廊的灯的开关,根本打不开,应该是整个医院的供电系统都断了。」李凡将手电向四周都照了一下,「找不到电闸的位置,我们只能一边找你的朋友,一边找电闸了。」

  陈羽曦默默点了点头,将李凡的衣服握得更紧了。

  二人继续走在漆黑的医院中,步幅很慢,李凡多多少少顾及了陈羽曦的感受。医院的楼梯间在一楼大厅的正前方,左侧是挂号处,右侧是付钱和领药的地方。大厅中间还有不少等候用的椅子,二人也没有多做停留。

  总算是走到了楼梯间,李凡发现了挂在墙上的配电箱,于是伸手拉了拉上面红色的拉手,然而却发现它是被锁死的,试了半天也打不开,只能摇摇头对陈羽曦说道:「没办法,打不开。」

  陈羽曦也试了试,发现也是没什么办法,只好放弃了把医院点亮的念想。
  医院的楼道走廊多少有些空旷,连同二人脚步声的回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,陈羽曦的呼吸有些粗重,贴在李凡的手臂上让他觉得有些痒。

  医院的二楼左侧是耳鼻喉科,右侧是牙科。校医院不只面向学校的学生,学生家属以及一些校外人员也会选择校医院来就诊,因此医院虽小,也算五脏俱全。简单地环顾了一下二楼大厅,李凡分别走到两边侧耳听了听,确定没什么动静之后,说道:「二楼这种耳鼻喉科和牙科,看样子就不像是有人,我们直接向上走吧。」

  陈羽曦也没否认,虽然她很想帮助自己的朋友夏霁,但是心中的恐惧却依旧影响了她的判断,让她想要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心中纠结的她也只好李凡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
  于是李凡又返回楼梯带着陈羽曦向上爬去。

  就这样粗略的上了六层楼之后,二人终于爬到了医院的六层,这里再往上就是楼顶了。六层和楼顶之间被一道常年锁着的铁门关着,但是现在,这扇门却是大大的敞开了。

  用手电仔细照了一下门上的痕迹,李凡推断道:「看这扇门上的灰尘,应该是最近才打开的。」

  陈羽曦这下也知道了,自己的好友极大可能就在医院的顶楼,但是她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。

  「我们上去吧。」李凡也没有意识到事情不太对。

  「袭击我们的男生一共有两个,你有没有信心打赢他们?」陈羽曦捏着李凡的衣角,低下头轻声问道。

  「打不过也不能这么放任不管啊,夏霁是你的朋友,我相信她是个好人,所以能救就要救才好。」李凡坚定地向上走去。

  「为什么想要救一个素昧平生的人?话说回来,你又为什么要听我说的话来帮我?你连道具都没有,怎么和那两个人斗?你是正义的使者吗?」

  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,情绪也会变得不稳定,陈羽曦的声音还带着颤抖,带着质问,也带着犹疑。

  面对陈羽曦莫名其妙的爆发,李凡没有回头:「我当然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,也不想拯救这个世界所有的人。只是在这个游戏刚开始的时候,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善良女孩的自杀。我想拯救她,却无能为力,就是这样。」

  「所以你就想拯救我们了?」陈羽曦松开了她的手,停在了六层第一阶台阶上,「你知不知道,只要你舔了一口我送你的棒棒糖,就会变成我的所有物?」
  李凡依旧坚定地向上迈着步伐:「我多半也能猜到,但是还是没办法放任不管。」

  「那个女生,是一开始就退出游戏的白芷?」

  「是啊,就是她。」

  陈羽曦沉默了。也许是她的心绪平静了一些,也许是她不想管这个别扭的人了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校园内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「学号尾号0602刘川因致命伤退出游戏,现在剩余游戏男生20人,女生48人。祝你们玩的开心。再播报一遍,学号尾号0602刘川因致命伤退出游戏,现在剩余游戏男生20人,女生48人。祝你们玩的开心。」

  听到这条广播,陈羽曦身体一震,立刻意识到这个名字就是之前袭击自己的男生中的一个,疑惑地看向李凡,「这个人就是之前袭击我的中的一个。」
  李凡听了大吃一惊,迅速跑上了台阶,推开了通往楼顶的门,然而一个身影突然向他冲了过来,还一边大叫着。「别过来!别杀我!」

  那个人见到李凡,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,大喊着「快救救我」就向李凡跑了过来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寒光飞速向那个男人射来,直接命中了他的后背,穿透了他的胸膛从前胸冒了个尖出来。李凡借着朦胧手电筒的光,勉强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况。穿透那个倒霉男人的是一柄拴着很长锁链的匕首,造型上很像他之前看过的菲特今晚留下来里面美狄亚的武器。

  那个男人伸着手,想要抓住李凡,但是身上的锁链却拉着他,让他就这样倒在了地上,「救……」字还没有说出口,他就化作一道烟尘消失不见了。

  没过2秒,又一条广播响起:

  「学号尾号0603王知行因致命伤退出游戏,现在剩余游戏男生19人,女生48人。祝你们玩的开心。再播报一遍,学号尾号0603王知行因致命伤退出游戏,现在剩余游戏男生19人,女生48人。祝你们玩的开心。」

  陈羽曦没有上楼,低着头,慢慢靠到了一旁的墙上,然后缓缓蹲下,抱着自己的膝盖,不知想着什么。

  夜风有点大,吹得李凡一个踉跄,随后他扶住了一旁的门把手,站定,心中感慨了一句吗,这就是诚哥战斗过的地方,然后昂首阔步地走到了天台上。
  他的对面,一个长着翅膀的黑影就在正前方大概十米远的位置,缓缓收回了锁链匕首,静静地看着他。

  李凡的第一反应,其实是就这么带着陈羽曦往楼下跑,但是看到对方还有翅膀,一定会比自己快得多,这个想法也就作罢了。该面对的东西,总该要面对的。
  「你和那两个人也是一伙的么?」那黑影问道。

  听声音,是个女生。但是这样残忍的作为,很难想象是一个女生做出来的。
  李凡摇摇头,朗声说道:「我是来救一个叫夏霁的女生的,听她的朋友说她遇到了危险。」

  那个黑影短暂的沉默了一下,说道:「那你告诉那个朋友吧,夏霁已经不在了。她已经从这里逃走了,也不会再回来了。」

  李凡听出了黑影话中的动摇,稍一思量,便也猜个大概:「这样真的好吗?」
  「无所谓好与不好,等一切结束之后,我会向她道歉的。」说着,没等李凡给出回应,黑影便扇动翅膀,从医院的顶楼飞了出去,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。
  留下呆滞的李凡,在天台上傻傻的吹着风。

  这个时候,陈羽曦却走了上来,见天台上空无一人,问道:「你看到夏霁了吗?」

  「她已经被一个同学救走了。那两个男生也是被那个同学杀掉的。那个同学因为会飞,所以就直接飞下楼了。」李凡当然没有说实情,尽管他已经猜到那个黑影就是夏霁了。她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变成了魔物的模样,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好友,只能在杀掉两个欺负她们的男生之后,灰溜溜地离开。

  「这样啊,真是太好了,夏霁没事,我们大仇也报了。咱们也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。」陈羽曦松了一口气。

  李凡点了点头:「这破医院,我一秒也不想多待了。」

  然而就在二人想要走回医院的楼梯间的时候,他们忽然发现,天台的门,打不开了。

  无论李凡用多大的力气拉门,或者推门,门都纹丝不动。李凡仔细检查了一下,发现门并非是锁死的,反倒像是被人用蛮力黏住一般。

  陈羽曦原本稍有恢复的心情再次跌倒了谷底,她颓然坐在了地上:「对不起,我不该带你进医院的。」

  「哈,没什么需要抱歉的,这医院从上到下都透着诡异的气氛,」李凡也放弃了与门的斗争,「等以后出去了,我一定在也不来校医院了,宁可出门左转去市医院。」

  陈羽曦惨然一笑:「我也是……」

  李凡并排坐在了陈羽曦旁边,抬头看了看天空,没有星星,兴趣寥寥。
  「恐怕我们这次是栽在这了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